中国文明网联盟主站 文明播报| 志愿服务| 文明有礼甘肃人| 权威发布| 文明城市| 文明村镇| 图片播报| 我们的节日
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德润陇原| 地方传真| 未成年思想建设| 文化甘肃| 工作动态| 资料中心| 视频播报| 原创   评论

临洮图书馆珍藏的清《杜工部集》

发布时间:2015-03-20 16:05:40   来源:甘肃文明网

  临洮县图书馆珍藏有一套完整的清代《杜工部集》刻本,共七册,分二十卷,系清初大诗人钱谦益箋注,清康熙六年静思堂刻本,具有较高的学术研究价值。该套书版框18.2×13.7厘米,半页行数十一行,每行字数二十字,细黑口,四周双边,无书耳,版心无字数。

\

  《杜工部集》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诗文集,杜甫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因而得名。现存诗1400余首,文30余篇。在世界文学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杜甫与李白齐名,并称为“李杜”。他的诗歌面对社会现实,立足于人民大众的立场,其风格雄浑高古,自成一家,被尊称为“诗圣”。他的圣诗标志着中国古典诗歌现实主义的最高峰。

  杜甫(712-770),字子美,汉族,唐朝河南巩县(今河南郑州巩义市)人,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一生,是饱经忧患的一生。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接受儒家思想的影响,热爱祖国和人民,关心政治,从青年时代起就抱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匡时济世之心走进社会。但是,杜甫一生坎坷,屡次科场失意。他长期过着流离转徙的生活,使他有机会接触社会的各个阶层,了解政治情况,洞察社会动态,体验民间疾苦。他站得高,看得远,具有民胞物与的高尚情怀。因此,他的诗歌立足忠厚,其风格雄浑高古,自成一家,被尊称为“诗圣”。又因为他浓厚的民本思想,站在人民立场,敢于面对社会黑暗,痛陈时弊,把社会上错综复杂的各种矛盾、国家的政治动态,都概括在诗歌作品里,所以又被尊称为“诗史”。唐代元稹对杜甫的评价甚高,曾说:“上薄风骚,下盖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文人之所独专矣。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经过时间的验证,元稹的评价与褒扬毫不过分。

  杜甫是诗歌语言大师,他在语言的锤炼上是着意下了一番功夫的。“语不惊人死不休”,正是他刻苦努力的真实写照。翻开杜甫的诗集,人们会看到佳句连篇,妙语如珠,使人眼花缭乱,有目不暇接之感。杜甫诗歌语言的最大特色是精确凝练,概括力强,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仅用十个字就把封建社会里贫富悬殊做了鲜明的对比,爱憎分明。又如“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仅用两句就把战乱年月漂泊异乡之人的思家之情表露无遗。杜诗语言的又一特色是丰富多彩,形象鲜明,如“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色彩明快,妙语传神;又如“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则如一幅细腻逼真的田园风景画。杜甫诗歌语言的另一特色是质朴自然,明快通俗,如“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四句诗完全是民间流传的谣谚语言,经作者引入诗中,既通俗易懂又恰切自然。杜甫的诗歌音调美也是一大特色,如“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流连细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铿锵悦耳,富有节奏感,读来琅琅上口。

  一部《杜工部集》,不仅继承了中国诗歌的优秀传统,深刻而广泛地反映了唐王朝由盛而衰这个特殊时代的社会面貌,而且也表现了诗人虽坎坷潦倒、颠沛流离却始终热爱祖国、同情人民的崇高精神。在艺术上,杜诗不仅集前人之大成,而成为辉煌的唐代诗歌的一面旗帜,也是开后世之先路,令百代学习景仰的楷模。杜甫是中国文学史上影响最大的诗人之一,也是世界范围的文化伟人。

  一千多年以来,多少诗人继承杜甫的传统,学习他的作品,从中汲取营养,不断丰富着中国文学史上的新篇章。杜甫的《杜工部集》,注本有清人仇兆鳌《杜诗详注》、钱谦益《杜工部集笺注》、杨伦《杜诗镜铨》等。据考证,临洮县图书馆珍藏的《杜工部集》是杜诗注本中最具学术价值者,系杜诗注本名作。为清初大诗人钱谦益比勘诸刻本再加以自己丰富的学识及心血而完成,在当时就被称为《杜集》的最善刊本。

  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学者称虞山先生。苏州府常熟县鹿苑奚浦(今张家港市塘桥镇鹿苑奚浦)人。清初诗坛的盟主之一,学问渊博,泛览子、史、文籍与佛藏。明史说他“至启、祯时,准北宋之矩矱”。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一甲三名进士,他是东林党的领袖之一,官至礼部侍郎,因与温体仁争权失败而被革职。在明末他作为东林党首领,已颇具影响。马士英、阮大铖在南京拥立福王,钱谦益依附之,为礼部尚书。后降清,仍为礼部侍郎。

  值得指出的是,钱谦益是个思想和性格都比较复杂的人。他的身上,不乏晚明文人纵诞的习气,但又时时表现出维护传统道德的严肃面貌;他本以“清流”自居,却因为热衷于功名而屡次陷入政治漩涡,留下谄事阉党、降清失节的污名;他其实对忠君观念并不执着(《陆宣公墓道行》诗有云:“人生忠佞看到头,至竟延龄在何许?”),却又在降清后从事反清活动,力图在传统道德观上重建自己的人生价值。这种进退维谷、反复无常的尴尬状态,给自己造成心理的苦涩,虽取得南明诸王及明遗民的谅解,但仍被后世清朝皇帝所憎厌。尤其在乾隆时期,乾隆帝的一道道谕令,将钱谦益打入最低谷,不仅彻底否定了其人品,也否定了他的学问“文章哪有光”?首开对钱评价中“以人废言”之先例。此后,不仅钱本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其著作也被禁而长期不能流传,甚至和钱有交往的人,其著作中有钱氏一序,或者有酬和之诗文,“亦在禁毁之列”。由于这些事也属于钱谦益荣辱浮沉的范围,故录以存证;再则也可从中揭示钱谦益长期被否定、被埋没的历史真相,使世人明晓钱氏之所以得不到公正评价的由来,封建专制皇帝之淫威,实在是“斧钺凛然”,酷烈至极! 钱基博在《明代文学》中评价“钱氏以明代文章钜公,而冠逊清贰臣传之首,人品自是可议!”在他身上,反映了明清之际一些文士人生态度的矛盾。(定西市文明办)

编辑: 来源:甘肃文明网

相关新闻